[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以下是<strong></strong>为你提供的《寡妇门前妖孽多》小说(作者:乞丐皇后 九渊暗牢)正文,敬请欣赏!</br></br>玥夕看的呼吸一窒。

    她的这副模样就像是已经撕去表面那层温润儒雅的皮囊,那骨子里透着的是动人心魄的邪魅!

    心,没来由的漏了节拍……

    巫沫好笑的看着他变换了好几次的脸色,满脸无辜道:“奴婢怎么了?奴婢只是在履行那日的约定而已,让娘娘陪我一晚,那时,娘娘可是已经默认的呢。”

    “胡说。”他气得差点跳脚。

    这个女人偷吃还居然把赃赖在他头上?有这样无赖的女人!

    “没有么?好好想想……要不要……我帮你?”。

    趁他气得怒不可遏时,她的小手一扯他的衣袍,将他撂倒在床榻之上,而她的‘柔弱’娇/躯毫无意外的压/在了他身上。

    玥夕咽了咽喉咙,视线却是随着她在自己身上不规矩滑动的手指而转动着,“你别乱来!”

    这次他算是怕她了,那晚被她点穴困住了两个时辰不说,居然还丢了那么大的脸!

    巫沫挑了挑眉,“可想起来了?”

    说着,她的指尖已经/挑/开了他的外袍腰带……

    “想……想起来了”。他已经忍耐到了极限,虽然他自诩自己是个极富忍耐之人。

    看着她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他这才想起那件事,“本宫记得你要为姑姑报仇!”

    “自然是记得的,不过……”,她的指尖已然轻巧的将他最后一件亵/衣/剥/下,“今日你瞧了本姑娘的/酮/体,该如何赔偿呢?”

    玥夕差点为之气结,“明明是你自己爬上我的/床!”

    她好意思么?她的脸皮是不是城墙做的?他可真想撕下来好好瞧瞧!

    “哦……即使如此,可,作为谦谦君子的贵妃娘娘是不是该避嫌才是?若是青/楼妓/女也这般爬上你的/床,是不是也依旧看个够本?娘娘是否该检讨自己的行径了?”

    “你!”他再一次败下阵来。

    好吧,他承认要比脸皮厚他定不如她,要比巧舌如簧,他简直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他还能如何?

    他的缄默不语让巫沫顿觉无趣,她啊,就喜欢看到这个小男人炸毛的模样儿,真是可爱的紧……

    “不逗你了,说说,那日让你查的事情如何了?”她单手支撑起下颌,津津有味的打量着眼前小男人妖冶到完美的侧面轮廓。

    “本宫早就说过,温郁白根本就查不出任何!”他有些不耐烦。

    为什么她老是提起这个男人?

    而恰巧这个男人也是使他入了冷宫的敌人,更可恨的是,温郁白与巫沫居然都是他查不到的秘密身份!这是巧合?还是什么特别的交集?

    他生气的样子还真是别有一番年风味呢,就算只是看到了这样的侧面,还真是足以让任何人都为之神魂颠倒……

    巫沫一笑置之,爬起了身,漫不经心的穿上了衣裙,“别卖关子,即使温郁白你查不到,但是你一定已经查到了可以透露温郁白秘密的人不是?”

    听她如是说,玥夕呼吸一顿。

    她怎么会知道?

    见他满脸疑云,她轻巧的俯身将小脑袋靠在了他的肩上,对着他白嫩的小耳垂轻呼香气,笑的更是邪气,“你不是个只会坐以待毙的人,不是么?”

    她知道,他不会是个轻易认输的人,即使败在了温郁白这样强劲的对手面前,他也不会任人宰割,就算不能拔掉老虎的獠牙,他也定会拔掉老虎的虎须!

    玥夕身子一颤,表面却依旧满不改色的冷然,“条件?”

    她会心一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容易妥协。

    “你不是想知道姑姑之死是谁做的么?其实你早就知道是菊贵妃在后面做的手脚,对不对?”

    他冷笑,“还有呢?”

    这个女人的洞悉能力,连他都开始有些惊诧。

    她嘴角一凛,“暴雨梅花针是菊贵妃想的嫁祸之计,但,依我对菊贵妃的了解,她还没那个脑子能想出这样一箭双雕之计。”

    他垂眸,“你的意思是……”。

    她似笑非笑,“那东西是她的心腹珉贵人送的,而这个珉贵人身后之人……”。

    他侧目于她,“是谁?”

    “兰贵妃。”

    她知道兰贵妃和他之间的过节,只不过,兰贵妃是窦静的女儿,窦静又是温玉白的手下……那么,用此计之人,莫非,就是温玉白?

    她不懂,为何一个大臣非要至一个已经没有了任何权势的废妃于死地,除非,他知道玥夕是前朝太子的事情?!

    他凝眸,“是她……”。

    虽然,当年兰贵妃以为她的孩子是他所杀,而痛恨他,但是,这个女人除了会耍点大小姐脾气之外也没什么有用之处,她的脑子也不会这么灵光,姑姑之死看起来很简单,但只有明眼人才知晓,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连环杀人案!

    巫沫起身站立在了窗前,伸手一推开窗户,金色的花瓣便洋洋洒洒的飘了进来。

    难怪,这些桂花树要取名叫月桂,原来,是只有在月色下的它们才是最美的,那样在空中旋舞的金色,被月光笼罩着淡淡的薄光,像是一群无忧无虑的金色精灵在夜晚的舞台上,跳出它们最后的绝美舞姿。

    她回眸睨沉思的他,“看来你已经猜出始作俑者是谁了,既然如此,还有何可隐瞒的?”

    他嘴角一扯,“九渊暗牢。”

    她轻笑一声,一个鹞子翻身,便飞身出窗,脚下踏着月桂树洒脱而去。

    瞧着她的身影直至与黑夜融为了一体,他笑的妖孽肆意。

    这个女人,果然与众不同,若不是她,他恐怕要花好些时日才能知晓那个已经怀疑他不是凡人的仙者!

    让他没想到的是,兜兜转转了这么久,那个一直对付他的人,就是仙界派来暗藏在人界的仙神!

    一念至此,他冷了双眸,“魅影,你且去找一副与本君一模一样的肉ti来,记住,要凡人。”

    故,从屋顶像水一样融进来的魅影一落而下,见他还伸手擦着嘴角的可疑液体,躬身道:“主公可要限期?”

    这厢,玥夕已站在了窗前。

    他伸手接着窗前月桂落下的花瓣,笑容妖邪浸骨,“越快越好。”

    “是!”

    ※※

    临沧海与君歌一曲,

    风云起天地一盘棋。

    此情义转瞬成棋局,

    回首潇潇风雨掠去。

    ※※

    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幽暗的地牢里,似乎像幽灵的呼唤声一样,永不停歇。

    隐隐间,这个声音有些许渗人,悉悉索索的老鼠和蟑螂勤快的窜来窜去,沾有已然干涸血迹的稻草堆上留不下它们曾经过往的足迹。

    阴暗的地牢永无天日的黑暗将于世界的光明隔绝,隐约的潮湿与腐烂气息的霉臭味一阵一阵扑鼻而来,时时刻刻萦绕在鼻尖,久久不愿散去,正如这里所有呜咽叫嚣的冤魂一样。

    陌生脚步声慢慢靠近,被钉在墙壁上的白发老人呼吸顿时变得有些许急促。

    他嗤笑一声,心底里更是明白,该来的迟早都会来,只是,他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他挪了挪被一遍遍施以重型的破败残躯,手铐脚镣声叮当的不绝于耳。

    敲晶碎玉般的铁链声突然叮的一声,便落了地。

    门吱呀一声开了。

    老人抬了抬眉,眼前只能看见的是一双黑到几乎与空间相溶的锦缎绣花鞋,只是鞋尖面上的一朵白色芙蓉才让他看了清。

    那鞋底沾染着七彩泥沙,显然是双足踩踏过花圃,泥土瞧着很湿润,看来,要下雨了。

    “刘公公,近来可好?”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