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马三国 第39章 色中饿鬼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将军!”一名兵士喊道。

    就在白渊等人交战的一里之外,有一队数百人的汉军正往白渊的方向赶去。

    显然,方才白渊的吼叫声,他们也听到了。

    只见为首的一员将军体格雄伟,身批兽面吞头连环甲,手执一柄方天画戟,胯下一匹大红骏马更是格外耀眼。

    “快!”这名将军催促道。

    “是先前的汉军!”几名匈奴骑兵看着身后突然出现的“吕”字旌旗,惊恐道。

    “快撤!”

    余下的匈奴骑兵立刻四散逃窜开来,这支汉军在他们眼中简直就是噩梦,一路从并州追赶他们至此,原本数千人的队伍,被打散的只剩下眼前这一百多人了。

    吕布大喝一声:“散!一个也不要放过。”

    “是汉军,是汉军!”左右护卫高兴地呼唤道。

    听到有援军的消息,马车的帘子被人掀了开来。

    只见这女子肤如凝脂,一弯柳眉微微颤动,美眸清澈动人,薄唇娇嫩欲滴。

    她小嘴微抿,丽质天成,额间的几缕青丝随风飘动,神色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白渊眼睛直勾勾盯着掀开帘子的刁秀儿,恰巧看到刁秀儿也在看着自己,四目相触,竟然对视了数秒之久。

    刁秀儿原本白皙的脸庞瞬时变得红润起来,急忙放下帘子。

    “好生英俊的少年。”刁秀儿自言自语道。

    好美……

    这世上竟有比雪儿还漂亮的佳人?

    难怪吕布和董卓为了她反目成仇,自己只是初见,就已经像是丢了魂魄一般。

    “砰。”

    白渊只感觉背后一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阵前厮杀。

    原来是被雪儿用剑身拍了一下,雪儿嘟囔道:“还想看么,要不要钻进去瞧个明白?”

    白渊嘿嘿笑道:“那倒不用。”

    “你敢?”说着雪儿拿起手中的剑朝着身边的胡人一刺,这一剑直击胡人要害,连一丝痛苦都没有,就一命呜呼了。

    白渊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凉,他开始觉得教会雪儿习武,或许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在白渊几人和吕布麾下数百骑兵的围剿之下,这些匈奴骑兵退无可退,只得缴械投降。

    白渊下马朝着吕布看去,只见吕布手执方天画戟,一手牵着赤兔马,也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普天之下,手持画戟的人有很多,但是有如此威猛的将军,又恰好姓吕,那么就只有一人了。

    只是他为何会出现至此?

    白渊惊叹道:“不愧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好一句,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王允赞赏道。

    被人这么一夸,吕布脸上浮现了得意的笑容,问道:“你是何人,如何识得某?”

    只是这赤兔马不是日后董卓才赏赐给吕布的坐骑么,为什么现在就已经成了吕布的坐骑?

    看来这演义小说中的桥段和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是存在一些偏差。

    白渊灵机一动,答道:“常听稚叔兄提起,吕布、吕奉先,将军乃并州第一勇士,并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吕布转念一想,就将眼前这个身手不凡的人猜了个大概。

    “哈哈。我当是谁,年纪轻轻便如此武艺了得,原是白渊贤弟!”吕布大笑一声,顿时放松了警惕,“某与稚叔常有书信往来,小兄弟智勇过人,世所罕见!”

    “王大人,当是不知白渊小兄弟在上党的事迹,两月前,上党遭贼匪万人围困,竟会想到用我的旗帜来威吓山贼……”当即吕布将白渊的事迹一一道出,听得王允也是笑逐颜开。

    “大汉之幸,大汉之幸也!”王允拍手叫好道。

    “秀儿,还不出来见过几位恩人。”

    刁秀儿从马车内走了出来,一一见礼道:“秀儿谢过白英雄。”

    “秀儿姑娘不必多礼。”白渊低着头说道。

    寥寥数字,从刁秀儿的口中道出,有如天籁之音,连白渊听了都骨头一酥,差点没有站稳。

    有了刚才的经历,白渊哪敢再看刁秀儿一眼,生怕又是一眼,就被她夺了魂魄。

    “秀儿谢过吕将军救命之恩。”

    王允看了看低着头的白渊,面露欣赏之色,他转身看来看一旁的吕布,却发现吕布一双虎目直勾勾的盯着刁秀儿。

    “吕将军?”

    王允轻咳一声,再次叫道:“吕将军。”

    “姑娘不必多礼。”

    吕布伸出一双手去扶住了刁秀儿,一双手紧紧地拽住刁秀儿纤细的手腕,任由刁秀儿怎么挪动,也无法挣脱。

    “吕将军,你弄疼我了。”

    吕布这才依依不舍的将手收回。

    王允将一切看在眼里,对吕布的表现有些不悦:“秀儿,你先回马车吧。”

    “诺。”

    看着回到马车中的刁秀了,吕布才慢慢回过神来,丝毫没有先前自己的失态,转身问道:“王大人,秀儿姑娘可曾婚配?”

    王允故作沉思,怔怔的道:“几位救命之恩,王允没齿难忘。”

    “这匈奴人不是已经归附我大汉,怎么如今又出兵劫掠我大汉子民?”白渊不解道。

    吕布答道:“白渊贤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近些年,匈奴各部林立,劫掠时有发生,这队匈奴骑兵一路劫掠至此,我一路追杀自此!”

    王允怒斥道:“定是阉党误国,遭至朝堂不稳,匈奴才有此异动!”

    他又数列十常侍数条罪状,将阉党祖辈几代骂了个遍,骂到最后又是呜呼哀哉,竟然当着众将士的面哭了起来。

    吕布平常最不见得士人这般矫情造作,忍无可忍拱手道:“既然王大人无恙,某先告辞了。”

    吕布一干人等,骑上马快速地淡出白渊的视野。

    王允擦拭了眼角的泪水,斥道:“哼,吕布不过色中饿鬼,徒逞匹夫之勇!”

    “白渊小兄弟,不知前往何处?”

    白渊说道:“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洛阳,但是在此之前,会先折往颍川。”

    “洛阳?”王允眼神中泛过一丝精光,“老夫此次正是受朝廷征兆为侍御史,白渊小兄弟若到了洛阳,可别忘了通知老夫。”

    侍御史是御史大夫的从官,行监察百官职责,而御史大夫直接对皇帝负责,百官都非常忌惮,是众多官员讨好的对象。

    “晚辈遵命。”白渊拱手道。

    (本章完)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