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宗女 第335章 攻城略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届时,子晚该唤玄小王爷为云起还是云少爷?”冉子晚眨动着羽扇般浓密的眼睫,俏皮轻笑道:“云山千年德名,少主之尊更是尊崇,玄小王爷可要对端王府多多照拂才是!莫不要因为云山上的万千脂粉将故人昔日之情分,弃之不顾才好!”

    “云山上的千万脂粉,便是子晚郡主空中的人间极致吗?”玄歌薄唇微抿起,对于冉子晚先前的话很是在意。

    “云少主有齐人之福!子晚不过是艳羡罢了!”冉子晚轻咳两声,自己就要远嫁东海,无缘得见云山以上的千万美人。若是得见,她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下狠手,来个辣手摧花。必定她无法容忍,玄歌的身侧,美人无数,更容不得雨露均沾。

    月梧桐上的红布条,是千百年来无数痴缠之人,亲手拴上的夙愿。历经岁月,很多红布条已然被风雪侵蚀,破碎不堪,上面干涸的墨迹,却依稀可见手执笔墨之人,心中的深情。冉子晚看向老树上翻飞的红布条,脑海中飞过这一抹过往。她记得这万千的布条中,有自己亲手束上的一条,那时她似乎写了两个字——云起!

    “……”’玄歌轻笑着走向冉子晚,伸手拂过冉子晚纷乱的青丝,微微一叹“我深知……这并非你的真心。”

    “如何不是?”冉子晚堪堪地立在原地,木然立于玄歌身前,玄歌宽肩窄腰挺拔而健硕,冉子晚翘起脚尖也不过只到他胸口。

    “从前你说过,若是哪一日,你上了云山,定要将他们赶出云宫!”玄歌放下手中的最后一缕青丝,提起过往。嘴角微勾,眉眼之间尽是暖色!

    “我……”冉子晚有些语塞,她说过吗?

    “不记得了?”玄歌往前一步伸手抚上冉子晚的额头:“有些冷?”

    “我……自然记得”冉子晚干咳两声,打开玄歌的大手。

    玄歌忽然起身,一把抓住就要匆忙离去的冉子晚的手腕:“晚儿……你……记得梧桐月下,你我痴缠的过往?”

    “……我……”冉子晚语塞,却难以回避玄歌灿若繁星的眼眸。

    “你……是不是还记得?”玄歌忽然起身,一把抓住就要匆忙离去的冉子晚的手腕:“晚儿……你……是否记得梧桐月下,你我痴缠的过往?”

    冉子晚一怔,呼吸有些凌乱。她记得……可她该告诉玄歌她未曾种情花绕的毒,她记得与他之间无数的过往。她该说自己全部都记得么?

    “那一年,你趴伏……那个树丫上,赤足而起舞……”玄歌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冉子晚灿然的笑意打断。

    “记得!”冉子晚深深的调整着气息,后来……她不慎跌落,玄歌抱住了自己,吻了她!

    “那时候,我们便订下宏愿……”选歌的声音悲切,他先前放开的拳头,再次束紧,他无法直视这个女人丝毫不记得他,无法忍受这个女人冠上别人的名姓,无法亲眼望着她远嫁东海……可是,他更无法挥军百万,从花期手中将她夺回。因为情花绕的药引是花期,因为他玄歌希望她活着!

    “子晚记得玄小王爷赤身泡在水里的模样,记得绿萝苑高高的院墙,满院子的绿萝……”冉子晚眨眨眼,笑嘻嘻地看着玄歌。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晚儿……你到底……还是忘却了?”玄歌通的垂下眼睫,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以为她是记得自己的。

    日已西沉,天龙寺灯火通明。暗夜之下玄歌痴缠地拉着冉子晚的手臂,声嘶力竭。

    “不记得?”玄歌恼怒地一把扯过冉子晚,俯身附上她的红唇,掠过她的酥软……攻城略地,悲愤交加……这个女人,她竟然真的忘得一干二净?

    皓月如雪,暗夜之下玄歌痴缠地啃咬着,冉子晚晶莹的近乎透明的肌肤布满玄歌霸道的吻痕。玄歌辗转而怒火难挡,冉子晚绵软的一再瘫软,她再次陷入选歌的柔情噬骨难以自拔。

    “够了么?”冉子晚硬下心肠,声音软到几不可闻,却是不带丝毫温度。她承认她再一次沦陷在这个男人的虐吻之中,他再一次攀附在这个男人的脖颈颤栗难收,可她不能……失去初衷,以此而拖累他的宏图霸业,英雄一世。

    “……不够!”看着冉子晚凝白的肌肤显出艳红色的齿痕,玄歌不忍的放开的双手,却再一次被冉子晚激怒。他大手一挥,一把揽过冉子晚的纤腰,将冉子晚用力抵住,死死地靠在梧桐树上。大手从上到下霸道的撕扯着,直到粗鲁的死开冉子晚胸前的束带,抚上冉子晚胸前高耸的圆润……一再啃噬,一再凌虐……

    “……如果玄小王爷不弃,子晚倒是愿意的!”冉子晚绵软的腰肢抵靠在玄歌有力的胸前,藕臂微露,胸前微颤。真个人白的纤尘不染,肌肤之上犹如梅花一般绽放着无数的吻痕。她沉溺在玄歌身下,纤细的**紧紧攀附在玄歌的腰间。容颜倾城之间尽是媚色,柔若无骨间尽是媚音,低低呢喃着,轻吟着……她说她愿意以身许了玄歌的深情是真的,她说饿她愿意在选的身下承欢也是真的……

    “……可恶!”玄歌收起手下的动作,再一次停下了解开冉子晚衣裙的大手。身下滚烫的情动难以克制的压抑着。他在做什么?玄歌有些懊恼……他明知她种了东洲的情花绕,那样的毒只能由身为药引的花期来解毒。她的身子……她的人,此生只能是花期的……玄歌懊恼出拳,狠狠地砸在梧桐树上,震落无数华叶。

    玄歌胸前冉子晚媚眼如丝,肌肤半露……粉嫩的嫩唇微肿,开合之间带着痴缠之后的绵软,口齿之间尽是玄歌留下的玉兰香气。胸前酥软粉红的两点隐藏在薄纱之间,在风中无言的诉说着玄歌霸道有力的报复。

    “玄……”冉子晚绵软的声音缓缓飘出,纤细的藕臂轻轻攀附在玄歌的脊背,红肿的嫩唇再次靠向玄歌的薄唇,绵软索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