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好半天,柱子才把自己个蛋子里的脓水给抖搂干净。他也累的是呼哧的直喘粗气,趴他王寡妇的身上一动不动的。

    过了一会儿,王寡妇觉得自己个的身子好象又从半空中飘下来回到地上了。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转过头有气无力地对柱子说:“你你这死孩子,咋又把那些个脓水流到娘身子里呢”

    “俺俺忘了。”

    俺听见王寡妇的话,自己个挠着头有些个不好意思的对王寡妇说。

    “唉”

    王寡妇没啥办法的摇了摇头,事都已经发生了,她也不好在继续责怪柱子。她把手伸到后边,推了推柱子的腰:“行了快从娘身上下来吧,你这这压的娘浑身都快喘不过来气了。”

    柱子一听,赶紧地从王寡妇后背上站起来,当他身子分开王寡妇的时候,鸡巴也从她的屄里“砰”的一下弹出来。紧跟着,一股白花花的浓汤子就开始缓缓地从王寡妇的屄缝儿里渗出来,在黑夜里显得那么耀眼。

    “赶紧进屋去吧,外边冷,别把自己个冻着。”

    王寡妇直起身子,一边往身上套裤子,一边对柱子说。

    “好,那娘我进屋了。”

    柱子发泄出来以后,也觉得这灶房的空气变的有些凉飕飕的。冻的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看着柱子三蹦两跳的回自己屋了。王寡妇这才把衣服穿好。一转身就准备进自己个的屋子。可刚走到门口,突然感觉着自己下面有些湿漉漉的。她站在门帘子那儿想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又回到灶房了。

    从墙角的水缸里舀了几瓢水到在盆子里,然后王寡妇解开裤子,蹲在盆上,用水一下一下的往屄上拨拉着水花。刚下完雨的天气不但冷,还捎带着把水把拐的凉飕飕的。盆子里的水一下下的接触到王寡妇那刚刚有些缓和的屄缝儿,就凉的她不由的一个连一个的打哆嗦。

    好容易把削面都洗干净了。王寡妇用手在屄上掏了一把,然后凑到自己个的鼻子下闻了闻。发现没有啥怪味儿了,这才放心的走到自己个的屋子里。

    进屋以后,她也没开灯,就这么黑灯瞎火的自己个摸到炕上。刚把被子带到自己身上,耳朵边就传来小芳她娘那有些奇怪的话语:“亲家,刚才是咋了,柱子这么晚叫你出去干啥呀还这么半天的”

    王寡妇着实被大大地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这么晚了小芳他娘还没有歇着“没没啥事,就是商量着过几天给地里上肥的事。”

    王寡妇害怕刚才的事会叫小芳她娘起疑心。赶紧和她解释着。然后了,又有些心虚的问:“亲家你你咋还没睡呢”

    “还不是叫柱子给闹的。”

    小芳他娘在一边有些怪罪的说着:“这孩子,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非得挑这时候说啥呀真是的还把你折腾出去这么半天。”

    听见小芳他娘好象没起啥疑心。王寡妇这才把心里的这快大石头放下。“行了亲家,别说了,都这么晚了,赶紧的歇着吧。”

    两个人再没有说什么,都各自盖好被子睡过去了

    往后的日子,这一家人好象都觉得有些改变的。首先是小芳;她先觉得柱子好象是和从前不太一样了。虽然还是每天晚上都要在炕上肏上一回。可每次的时间都要比以前短了不少。自己个好象也能逐渐的接受这种炕头上的游戏了。就是唯一有些不对劲儿的是每次柱子把自己弄的不行了的时候,他都要出去一下。时间还都挺长的。

    有几次,自己在第二天问他都干啥去了。柱子就回答是去茅房了。可这去茅房也不用这么长时间啊再说了,每次柱子出去之前,都是没有把脓水给放出去的。毕竟,自己个身子也经受不起他从头到尾的折腾啊。可柱子一从外面回来,自己明显的能感觉到他应该是已经把脓水给放干净了。要不,他的鸡巴咋能都变的软塌塌的呢。

    小芳琢磨半天都没琢磨明白。她自己个也曾经打算着跟着柱子去看看他到底搞什么名堂。可每次又都被柱子肏的浑身软绵绵的。咋地使劲也下不来炕头。就干脆也由着柱子去了。反正柱子现在的表现真的很合她的心意。另外,小芳自己个琢磨着。

    可能是柱子心疼自己,偷偷地在外面有手解决了呢这么想下去。她自己反倒觉得有些对不起柱子。在白天下地干活的工夫劲儿,尽量的自己多使把劲,也算是补偿一下柱子。

    另外柱子也觉得这日子过的滋润极了。对于他来说,只要能叫他每天把鸡巴里的那点脓水舒服的放出来,就已经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享受了。而且,每天都能交换着肏两个不同的屄。这叫他想起来就忍不住偷偷的笑。唯一有些不如意的就是;自己个娘每次都只能用后面的姿势。时间长了总叫他有些不那么过瘾。

    王寡妇也是一样。说实话,以前一想到自己和柱子干了那事儿了,她总觉得自己这心里头变的沉甸甸的。她开始怀疑自己真就是一个破鞋。竟然连儿子也不放过。可现在有些不一样了。她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能心安理得的借口帮媳妇平滩一下痛苦。这也算是和媳妇一起遭罪了。虽然有些时候她也觉得这是自己个在骗自己。可每次一到晚上柱子来找她的时候,就又马上的把这些都忘记了。

    可这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家几口人的这点子秘密事儿最后还是被人发现了。

    那是在小芳受伤以后快两个星期的事儿了。那天晚上,柱子和平时一样,先是在小芳身上折腾了好长时间,一直把小芳肏到实在有些不行了才罢休。他看着小芳疲倦的倒头躺在炕角上,开始小心翼翼的跳下炕来到外屋。

    溜到王寡妇屋门口。柱子没有进去,只是在她屋外面的墙根上,用手敲了几下;这是他和王寡妇定的暗号。毕竟,王寡妇的屋里还有一个人。要是柱子每次都进去叫他娘,时间长了非叫人起疑心不可。

    听见墙根上的动静。王寡妇这心里头就好象叫小猫挠了一下似的,变的有些痒痒的。每次自己先回屋歇着都让她浑身焦急的没办法安睡。一想到柱子在炕上弄完小芳就会来找自己,这叫她浑身的激动的乱哆嗦。等的时间越长,这心就越着急。还拐带着屄里边都一股一股的流着骚水。

    她先是小心的看了看亲家。发现她正歪头倒在枕头上,喘气的节奏很平缓。看样子,应该是睡熟了。王寡妇开始慢慢地掀开被子,从炕头上跳下来。

    刚出屋,身子就一把被柱子抱了个结实。王寡妇赶紧的把手指头放在嘴唇边上“嘘”

    她小心的对柱子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小点动静,被把小芳她娘给惊醒了。

    然后两个人蹑手蹑脚的溜到灶台边上。也没用柱子自己动手。王寡妇马上就轻车熟路的把裤子扒到脚后跟。然后自己趴在灶台上,屁股高高的撅在半空中对准柱子。

    柱子也不说话,上去直接的就握住自己的鸡巴,一手扶着王寡妇的胯骨,一耸腰,鸡巴马上就肏进去半截。

    在黑暗中,母子俩谁都没说话,就这么默默的在灶台边上肏起屄来。这一连窜动作。娘俩在这两个星期已经重复的作过很多次了。基本都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除了排肉的声响又或者是柱子或者王寡妇舒服到极点的时候会哼哼几声,其余的时间,两个人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由于刚才已经在小芳身上折腾了不少时间。柱子的感觉已经来了不少了。所以他一般都不会肏的时间太长。不过,王寡妇的胃口也不大,即使在这短短的一会工夫就也能叫她舒服的喷出骚水来。

    十多分钟以后,首先是王寡妇先不行了。她开始抖动着身子,从屄缝儿里一股一股的往外喷骚水。嘴里也开始低低的不停的叫唤着。

    眼瞅着娘已经开始到地儿了。柱子也加紧时间快速的把鸡巴使劲肏干。他也感觉着快到了。估摸着在有个几十下就能把脓水放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间,从一边传来一声打着哆嗦的话语:“你你们这是干啥呢造孽,造孽啊”突然起来的声音,把柱子娘俩都吓的一激灵。柱子的鸡巴一下腾的软下来“滋溜儿”一下子就从王寡妇的屄里滑到外面。

    两个人心虚的往边上一瞅,发现小芳她娘正手拄着门框,气的浑身哆嗦的对着他们的方向。两个人都楞在那里。没有想到事儿竟然被人发现了。一时间,就这么楞楞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王寡妇首先回过味儿来。她有些心虚的对着小芳她娘说:“亲家,你你咋从炕上起来了”

    “俺咋起来了要是俺不起来,还不能发现这挡子丑事呢俺的老天爷啊,这都是什么事啊娘跟儿子,这这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啊。”

    小芳她娘气的嘴唇都直打哆嗦。连嘴里的话也断断续续的。

    “你你这是说的哪儿的话啊”

    王寡妇赶紧的在一边掩盖着:“亲家你误会了,是柱子腰不好,我这正帮他拍拍呢柱子你说是吧”

    说着,王寡妇赶紧的在一边推了一下儿子,示意他赶紧帮自己圆谎。

    “得了,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了。”

    小芳她娘根本就没给柱子说话的机会:“俺眼睛是瞎了,可俺的心没瞎。俺还有鼻子,还有耳朵。啥帮儿子捶腰啊听听你俩叫的那个动静,再闻闻这满屋子的骚味儿。俺按也是过来人,别把俺当傻子看”

    眼瞅着自己的事儿被小芳她娘看穿了。王寡妇急的坐立不安的。“亲家你你听俺给你解释。”

    “还解释啥啊都这样了还有啥可解释的反正反正俺是没脸再在这个家待下去了。俺俺害怕被雷劈死俺俺这就带着小芳走,你们快,快让开。”

    小芳她娘一脸的鄙视,她摸索着就准备到小芳那屋走去。

    王寡妇一看亲家要来真的。她还真害怕小芳她娘真做的出来。她可不想把这事叫小芳知道。这么好的儿媳妇打着灯笼也难找。要真是要亲家给领走了,以后的事就真的难说了。她赶紧的上去一把抱住小芳她娘。

    “还傻楞在那儿干哈呀还不赶紧的帮俺一把,把亲家先拽回去。”

    小芳他娘的力气还真大,王寡妇拖都拖不住她,还被她一步步的带着就拖到小芳那屋。她一抬眼,发现柱子还是傻傻地矗在灶台边上,赶紧生气的冲着柱子喊到。

    柱子这才醒过味儿来。上去一把就拦腰把丈母娘抱起来,抗着就走进王寡妇的屋子。在后面,王寡妇还害怕亲家叫喊的声音太大,把小芳给惊醒了。赶紧的还有手死死地捂住亲家的嘴。

    第19章在线阅读  shu54318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