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熟开拓史 第09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阿姨研磨的越发自如,在我的脸上左蹭右蹭,又意犹未尽的掉转身子,撅着个大屁股,把我的鸡巴放进嘴里,吸溜吸溜的吞吸。这一次我忍耐的时间长了一些,怒涨着在韩阿姨嘴里进出了好半天,那种感觉仍然抑制不住的涌动,却总似乎还差那么一点。

    “想进去么”韩阿姨媚笑着转过头来,问我。我“嗯”了一声。韩阿姨起身掉了个头,重又横跨在我身上,手摸下去捏住了我的鸡巴。韩阿姨小心翼翼的把它往自己身体里放,屁股也顺势的向下一点一点的沉,眼看着缓缓的往里钻,火热滚烫得充实,让阿姨不由得舒服的哼了一声。

    身子一僵,便迫不及待地整个吞了下去“啊”韩阿姨兴奋地喘息。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鸡巴就那么被韩阿姨塞进了身体,立刻便被一种炽热包裹住,身子舒服的一挺,心差点没跳出来。还没等缓过劲来,却发现韩阿姨的身子慢慢地动了起来,一下一下套弄,我的鸡巴便像个钻头似的,开始在韩阿姨的身体里穿插。

    两片肉夹着那里,每出来一次泛起的白浆便涂满了肿胀粗壮的鸡巴,慢慢地集成一股缓缓的流下来。“舒服么”韩阿姨颤抖的问。“舒服。”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要不是阿姨哼哼着说话,几乎又要射了出来。看韩阿姨迭声地催促,嘴里磕磕绊绊的却有些说不出口。

    韩阿姨动的痴狂,叫的也大声:“xx,在操阿姨呢”韩阿姨被自己的话逗弄得更加骚浪,屁股用力的“啪啪”的一下一下地起落。终于,韩阿姨颤抖着绷直了身子,随即阴道里涌出了一股滚烫的热流,韩阿姨犹如全身的骨头被瞬间抽走,软软的无力的趴在了我的身体上,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好久,才呢喃着说了句:“阿姨舒服死了”

    在那一瞬间我也被韩阿姨的屄震惊了这口老屄,竟然像有灵性似的,用力的吸我的鸡巴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鲤鱼嘴我没来得及多想,猛觉得鸡巴被韩阿姨的老屄一把攥住后松开,然后又攥住,我终于忍不住地哆嗦着射了出来。汗味儿混合着体液的腥气在闷热的屋子里弥漫,我俩精疲力竭的身子仍撕缠着搂抱在一起,浑身精湿,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从韩阿姨那里回来,我就一直犯恶心,我想,这就是操老女人和小女人的区别所在吧小女人操完,还可以欣赏她嫩滑的身体,还可以搂着说说情话,老女人操完,剩下的只有恶心可男人啊精子一满就又犯贱

    我每次在韩阿姨的老屄里去了火,就消停两三天,不仅仅是鸡巴消停,思想上也消停了,不想女人,不看a片,觉得自己一下子纯洁了。但这种状态也只能维持两三天,这两三天一过,鸡巴又在裤裆里膨胀,总想去老屄里冲刺一番,丈母娘有老婆看着,自然是无从下手。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经常说些黄段子,或者扯出些乱伦一类的新闻试探老婆,但总是被老婆堵回来,她总是火气很大的说“那都是畜生干的事你见哪个小男人喜欢老太婆了尝尝鲜就行了,还能天天操啊”我被她说的无语,自知理亏,也不去争辩,所以韩阿姨的老屄成了我泄欲的唯一去处,去归去,心里总不是滋味

    要知道,老屄毕竟是老屄了,都有股味道,洗都洗不去的味道偏偏韩阿姨还好这口,每次操屄之前总是劈开双腿让我舔她的屄,把她舔的爽了,就野兽一样的骑到我身上发疯,好几次鸡巴都有种被折断的感觉坦白说我真的有些吃不消,似乎不是我在操屄,而是屄在操我。

    渐渐的,我从每三天一去,变成了每五天一去,后来就是每十天左右一去,转眼就到了过年,家里人多事多,外面打工的老丈人以及老婆的哥哥嫂嫂都回来了,再说韩阿姨的家人也都回家过年,我很是消停了一段时间,老婆的哥哥的老婆,也就是她大嫂,是个身材细长的女人,虽然脸并不漂亮,但我还是被她吸引了

    无耐根本没什么机会下手,只是有那么几次,趁着她蹲下的时候,盯着她露出来的屁股沟过了过眼瘾,她把换洗的衣服丢进一楼洗手间的洗衣机里时,我就借口进去上厕所,闻着大嫂内衣上的体香撸管。

    正是这段时间的饥渴,使得我欲火膨胀,过了正月十五,该走的又都走了,我冲进了韩阿姨家,饿虎扑食一般,把韩阿姨按倒在沙发上,韩阿姨看样子是被她老公伺候过了,并不像之前那么主动,竟然用手推搡着我,这反倒激起了我的征服欲,我快速的脱掉衣裤,鸡巴高高的翘起,耀武扬威的逼近韩阿姨,这老骚货一看到大鸡巴,立刻缴枪投降了。

    她笑着摸我的鸡巴,闻了闻之后,就一口吞了下去,我身体里像火烧一样,哪里容得下她这样文邹邹的慢动作我在此推倒她,韩阿姨冬天穿着弹性很强的塑形裤,上面没有腰带,这下倒是方便了我,我用力扯掉她的裤子,连内裤都一起扯了下来,韩阿姨被我的样子吓坏了,不停的问“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我说“鸡巴要爆炸了”说完就俯身压上去,韩阿姨习惯性的把腿劈开,但手还是阻在我的胸前,我真恨不得骂她几句,明明就是个老骚屄,装什么纯啊你饥渴的时候就强暴我,如今老屄被你老公伺候爽了,就不让我操了但我还是没说出来,你那老奶子,不舔就不舔吧我需要的只是这口下火的老屄

    我吐出一大口唾液到手上,往鸡巴上一涂,就对准韩阿姨的屄,狠狠的刺了进去这老骚货皱着眉头哎呦的叫了一声,看样子是被我的强行突破弄得疼了,可此刻的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只是抱着韩阿姨的腿,用力的向前挺动,啪啪啪蛋蛋碰撞在屄上的声音,仿佛是擂动的战鼓声,我的腰,我的鸡巴,我的全身都沸腾起来

    啊啊啊韩阿姨大概是不习惯这样被强暴,竟然发出了哭腔她痛苦的眉头紧锁,双手抓着我的胳膊,但她的屄却不受控制,依然紧紧的吮吸着我的鸡巴,我喜欢这种感觉,韩阿姨的痛苦模样,让我想起了操母亲的场景,一时间那股快感不可阻挡的涌上来

    我丢开韩阿姨的大腿,猛地的往前一扑,双手紧紧的掐住她的脖子,啊膨胀的精液喷射了出来,鸡巴强有力的抖动韩阿姨被这滚烫的精液浇灌的全身发抖,她的两只手徒劳的掰扯着我卡在她脖子上的手,窒息高潮

    我松开她以后,她大口的喘息,嗓子发出尖锐急促的声音,我从没有体会过这种变态的快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不自觉的去掐她的脖子起身穿衣服的时候,我看到韩阿姨的老屄里仍在不停的往外冒着浓浓的精液,而韩阿姨几乎昏阙了,她劈着双腿,大张着被蹂躏的一塌糊涂的老屄,上衣也被我撕扯的不像样子,她只是闭着眼睛喘气,脸上还挂着泪痕,我穿好衣服,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回家的路上,我回味着这次操屄的过程,韩阿姨看样子一时半会是骚不起来了

    “生活”之所以不叫“操屄”是因为生活除了操屄,还有吃喝拉撒,衣食住行。老婆跟她的牌友们聊天,说起我,总是一副恨恨的样子,对我发火的频率也越来越高,经常还会冒出“没用”一类的词语。其实我知道,她之所以对我态度越来越差,不是因为我操了老丈母娘,而是因为我弄不来钱。

    我说“弄”不来钱,而不是说“赚”是因为来钱的途径除了“赚”之外,还有很多,例如“找家里要”例如“偷”例如“抢”例如“骗”我懦弱的良心使得我不可能去偷去抢去骗,找家里要也没戏,家里要是肯给,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瞧瞧我现在,没学历,没技术,连个像样的打工经历都没有,更没有“李刚”那样的爹妈,有时候我真的感觉自己被郁闷的生活掏空了,站在四楼的阳台上,总有一种跳下去的欲望,但是瞅瞅下面,我又不敢谁敢把自己摔成植物人呢要是在大城市,找个几十层的高楼,那么跳下去还可以享受一下飞翔的过程,可这只是四楼,来不及体会过程,直接就成了残疾了

    点上一根烟,思绪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学校,当年的那些同学,家里做生意的,子女接班,家里当官的,子女考公务员,家里贫穷的,也大多和同村的人结伴出去打工,他们都有了值得奋斗的事业,我呢我想起了我小学班主任老师形容我学习成绩的一句话“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

    我的人生就是这样,家里说富吧,在县城里都排不上号,我从小到大都没享受过所谓“富二代”的生活;可要是说穷吧,父母还都自认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肯让我读技校,不肯让我去学个什么技术,就连我偷偷的去贩卖个烟花,都觉得丢了他们的脸。

    如今我漂泊在外,他们倒觉得不丢脸了,所谓眼不见为净偶尔有同学在网上给我留言,剧他们说我父母如今到处散播的消息是“我不听话,跟一个老女人跑了,家里让我接班也不接,不务正业”散播这种消息,让他们觉得错误都到了我身上,似乎这样就显得他们高尚了我倒也无所谓,只是有些伤感,看样子他们是没指望我回去了。

    老婆和那些老太太们打牌,这个过程通常都是搭配着聊天扯蛋的,于是老婆晚上跟我说了个“商机”说是加盟什么石磨豆浆店,说是各地的加盟店都发了财我应付着“挺好不错电视里广告的那些冰激凌店什么的也不错”

    其实我心里想的刚好相反,那些所谓的加盟店不外乎都是些北京上海的杂碎想出来的坑钱的招数,不管多少个分店,最后赚钱的只有他们,加盟他们,就好比是拿出钱来倒贴,求着给人家拉犁。

    老婆对这个很动心,非要我拿出钱来去投资,我就想笑,家里一共还两万块,孩子出生还等着用,你让我去投资这个我宁愿去赌博了,赌博和加盟唯一的区别是,赌博的过程快,死活就那么一下,加盟是让你慢慢的死,耗干你所有的精力和野心。老婆见我无动于衷,很是生气,拉着个脸骂我,说我就准备这么赖在丈母娘家蹭一辈子饭

    <td >

    <tr>

    <table>

    <g”0” cellpadding”0” ;

    <tr>

    <td class”vie;

    上一章   ” target”blank”>lu.aspid32995”>老熟开拓史   ” target”blank”>page.aspid3272456>下一章

    第09章在线阅读  shu54326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