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流水的日子一成不变。生活中,很多美好的事物在向着人们招手。从清晨开始,日升日落着,演绎着人生的喜怒哀乐。

    话说离夏和魏喜带着孩子回到家中之后,离夏把保鲜膜分别铺在了汽车的前后座位上,给上面摆放了几片切好的柠檬。转天又给车里换了香水,为了保持车内的清新味道,她在中午回家时,又特意买了两个炭包,放到了车中。闻着车内清香的味道,她很满意,心也放了下来。

    处理这件事,离夏做的还是滴水不漏的。至于丈夫回来后,他根本不可能在车子里发现任何端倪,也就不用担心他的问题了。不过,魏喜偷偷询问了两遍,深怕事情败露出来。直到他静默观察儿子的表情之后,侧面又从离夏嘴里了解,这才踏实下来。

    时间如白驹过隙,眨眼间就流转了过去。宗建中途出差了一次,很短暂。一切的一切按部就班的完成之后,就迎来了十一长假。

    这个消息告诉魏喜之后,本来他不打算随行,可架不住儿子和儿媳妇的轮番劝导。最后,他只得听从安排,没再反驳。

    十一黄金大假,法定的休息日。约定好的海边之行,在车轮滚滚中,朝着目的地驶去。

    行驶在高速公路之上,宗建和离夏倒班开着车子。歇人不歇马,中途加了几次油,大约十来个小时,终于在晚间抵达了金玉海滩。

    饥肠辘辘的他们吃过晚饭,寻了各自的房间休息起来。养足精神准备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金玉海滩国家旅游风景区位于大山市西北部,和老市区隔着二十多公里的距离。4a景点又是地质公园,集餐饮、娱乐、休闲住宿于一身,可谓是出行旅游的好去处。

    经过一夜的调整和休息,转天清晨,吃罢早饭。宗建开车陪着父亲和妻子一起去了海边。边走边说着之前计划好的路线。第一天上午去大山博物馆,中午到海边游耍,然后于晚间品尝大山市的海鲜特色。第二天的路线则是观光金玉海族馆和地址文化公园。第三日,则是带着父亲一起打打高尔夫,消遣娱乐一番因为是自驾,花费上要比组团的多一些,但自由度高,能够随心所欲的畅玩和享受,对于离夏他们来说,这个最主要了。

    连绵的海岸线一望无际。天空碧蓝间,海水湛蓝。那细白的沙滩上,大批的旅游观光游客或走或躺,享受着云淡天高的惬意和海天一线的清凉,那看似来势汹汹的海水,带着淡淡的海腥味席卷过来,每一次潮涌留下一些五彩斑斓的小石头,然后又慢慢的退散回去,往复来回,不免让人心里产生一种涉足其中的欲望。

    帐篷里,离夏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泳衣,伸手在肩膀和胸前抻扯着。

    浅黄色挂脖泳衣,看起来很漂亮。把她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肥沃的胸部鼓囊囊的摆在那里,一片波涛汹涌,蔚为壮观。她冲着宗建笑着说道:“你看看人家穿这套泳衣好不好看。”

    宗建已经换好了泳裤,白净的身子,微微发福的小腹,他正在垫子上整理物品。听到妻子问话,他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嗯,挺好看的,你穿什么都好看。”

    感觉丈夫说话有些敷衍,离夏撅着小嘴嘟囔道:“你都没好好看人家呢,怎么就知道好看呢”

    利索的忙完手头上的活计,宗建纵身起来,抱住了离夏,撅着嘴亲吻了起来,搞的离夏娇喘连连。温柔的爱抚一番之后,宗建笑呵呵地赞着妻子“老婆就是穿什么都好看,这还用说吗一会儿,咱们出去让爸进来换衣服,都来到这了,咱们就多玩玩。”

    离夏妩媚的看了一眼丈夫,双手搂住了丈夫的脖子,笑嘻嘻地说:“他要是不同意下水呢又要我去劝说”

    宗建直勾勾的盯着妻子看,手伸到了妻子的胸部,很不老实起来。离夏被摸的有些动情,她打开了丈夫的手,说道:“就知道干这个。一会儿,你去叫爸爸换衣服好了,咱们轮着来。”

    离夏拿出了防水防晒霜,在丈夫的帮助之下,在身体上又补了一遍。一会儿要下水的,离夏又给丈夫涂了一层。

    夫妻双双走出帐篷,走到遮阳伞下。魏喜正在哄着小孙子,不时的给他喂着水。沙滩上有些小风徐徐,温度也渐渐升了起来。看到儿子和儿媳过来,魏喜不待他们说话,开口说道:“你们去玩吧,我在这里照看孩子。”

    这个情况,宗建和离夏提前就预感到了。知道他会这样说,宗建把孩子接了过来,送到了妻子手里。然后对着父亲说道:“爸,你就跟我走吧。”说完,拉着父亲就奔向了帐篷。

    搞的魏喜莫名其妙的不知所以,走到帐篷里,儿子递给他一跳黑色的泳裤。

    看到那个泳裤,魏喜咂了咂嘴。说道:“你们玩吧,我一个老家伙,还穿这个又不下水,算了算了吧。”

    嘿嘿,宗建心里一笑。果不其然是这个样子。他简单的说了两句“都到了海边了,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一起游玩吗这样的天气和情况,你不要固执啦。你要是不听我的,夏夏还是会做你的工作的。”

    经儿子这么一说,魏喜挠了挠脑袋,指着儿子的鼻子说道:“你们呀,年轻人玩玩也就算了。爸都一把年纪了,还和你们一起凑合,这叫什么。”魏喜一边说,一边拿着那黑色的泳裤看来看去的。似乎这条泳裤太暴露,穿起来感觉很怪异。

    看到父亲犹豫不决的样子,宗建撩开了帐篷,出去时又说了一句“你换吧,我们在外面等你。”

    外面的离夏看到丈夫出来,问道:“他同意没有”宗建撇了撇嘴说道:“爸爸不太情愿,可能感觉不好意思吧,反正我说了。他要是坚持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

    丈夫的表情被离夏看在眼里,感觉很好笑。她看了一眼帐篷,说道:“你这话说的,来到海边不泡个海澡,来这个地方干什么真是的。”

    两口子说话的空儿,魏喜出来了。他低着头,双手捶拉着,一会儿攥拳一会儿又松开,扭扭捏捏的样子,像个害羞大姑娘。别看他畏畏缩缩的,身材还是很不错。臂膀和胸脯子上的肌肉很明显,腹部轮廓虽然不太明显,但也隐约映出了八块肌肉,很丰满很健壮。

    离夏笑嘻嘻的看着魏喜,对着身边的丈夫说道:“爸的身材还真好。呦,你看看他,穿个泳裤就像进了动物园,左顾右盼的。”随后又轻轻喊了过去:“爸,你过来啊,上这边来。”

    魏喜艰难的走到儿子身边,冲着他们说道:“穿这么个样子,感觉挺不舒服。”

    离夏打趣起来:“这有什么。爸,你自然一些,别那么紧张。你没看到这里那么多人都玩嗨了。”

    宗建在一旁搭腔说道:“是啊是啊,爸,你先适应一下。我和夏夏去水里游泳,一会儿替换你好了。”

    直到儿子走开,魏喜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他心里说:“真比不了年轻人啊。看来我确实老了,跟不上时代了。”想归想,他抱着孙子,坐在了垫子上面,看着嬉戏游人,渐渐适应了下来。

    浅滩,离夏适应了水温,她圈在了泳圈里,一步步的走了下去。划着水,离夏嘴里放声呼喊着。只不过,她的呼喊被身边的人盖住了。看着妻子搭着泳圈游走,宗建展臂追去。徜徉在蓝天碧水中,那淡苦的咸水,刺激着他的口鼻,他越发奋力的朝着妻子游去。

    一番嬉戏,两口子玩的不亦乐乎。尤其是离夏,自从怀孕到生产,始终圈在家里,旅游对于她来说,那简直就是奢望了。来到这里,又找回了曾经的感觉,那份融入天地之间,身体放松敞开心扉的味道一点点的回来了。

    宗建的心里也很舒畅。轮开双手,两条大腿不断的拍打着海水,心里的喜悦跃然于脸上。他抓住了妻子的泳圈,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海水,吐了一口唾液,喘息着说道:“好舒服啊,这么长的时间没有游泳,感觉肺都小了。”

    离夏挂着笑容的脸蛋,映衬在蔚蓝的海水中,显得格外清丽,她冲着丈夫吐了吐舌头,说道:“你哪里有时间啊,总东奔西跑的,再说家里有了小孩,抽不开时间的。不管了,我要泡舒服了再上去。”

    这样的氛围,离夏的孩子心性打开了。她在丈夫的陪伴下,来到了不远处的礁石旁,小小的休息着。猛然间游水,很耗费体力。宗建有些疲乏,他对着妻子说道:“我有些累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离夏从泳圈钻出来,双腿打着海水,上身晒在礁石上。闭着双眼享受着,她对宗建说道:“我想在这边待一会儿,你要不要泳圈”看到妻子融入这海天一色中,宗建笑呵呵的说道:“不用啦,又不是很远,我游回去让爸爸也下来感觉感觉。”说完,他晃悠着白净的身子,游了回去。

    魏喜双手拢着小孙子,让他在垫子上爬来爬去。宗建走到近前说道:“爸,我换你来了,你也放松放松。”

    魏喜抬头看了看儿子,问道:“夏夏怎么没有回来呢”宗建抬手指着不远处的礁石,说道:“喏,她就在那边休息呢,要不你去看看。”

    听到儿子这样说,魏喜埋怨了一句:“怎么让她一个人留在那边呢,还是你去把她接回来吧。爸就不下水了。”

    宗建坐在垫子上,说道:“她有泳圈的,礁石那边也有人玩耍,没事的。你去放松一下,感受一下挺好的。”他一边说,一边和儿子搭着手玩耍,全然没注意父亲异样的表情。

    海水中,魏喜轮开双手挺着身子,快速的朝着那片礁石游去。他的这个姿势叫自由泳,用他的话说,那叫做轮甩子。他打着甩子,很快就到了礁石处。寻觅了一下,终于看到了一条浅黄色的美人鱼栖息在礁石处。

    波光粼粼的浅黄色,在黑色的礁石上非常明显,一抹艳丽的姣好身段,慵懒的躺靠在那里,让人遐想无限。

    魏喜看到那美人鱼正在观望着他这边,并且冲着他喊着什么。他奋力的游了过去,循声问道:“累了吧跟我回去吗”

    白皙丰满的腰身被浅黄色泳衣包裹着,随着荡漾的海水不断起伏着,怎么看都舒服无比。魏喜贴着礁石,慢慢靠近了离夏的身子。

    水中,离夏伸出了胳膊,拉住了魏喜的手说道:“跟我来这边。”她脚下踩着礁石,推着泳圈来到一处低洼的礁石缝隙间。魏喜跟在后面,不明白离夏到底什么打算。他疑惑的问着“这是要干什么”

    离夏把魏喜按倒在礁石缝隙处,脸颊上挂着桃花样的红晕,她撅着小嘴冲着魏喜拌起了鬼脸,小模样怎么看怎么讨喜找人怜爱。她眨巴着杏核大眼,有些严肃的说道:“我和你儿子的性爱很和谐,他能满足我,时间上也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自从我和你发生了关系之后,我渐渐的喜欢上了偷情。那种刺激和紧张,让我欲罢不能。你说我是不是很淫荡”

    魏喜躺在礁石缝隙间,紧张的看着周围的情况,想要从这里发现什么。周围三五成群的人,追逐嬉戏着,不断来往,谁会注意这一对掩藏在礁石缝隙中的男女。观瞧了一阵,并未看到异常,魏喜紧张的盯着儿媳妇的水嫩脸蛋问道:“你不会是想在这里来吧这么多人,怎么来啊会出事的。”

    魏喜虽然大胆,可他也不是一味的盲目,随便在什么地方都下家伙。这里,虽然隐蔽,可那无数只眼睛,要是让他们看到的话,真的是不堪设想。魏喜刚要说些阻拦的话,就看到离夏骑了上来。

    那一瞬间,魏喜瞪大了眼睛,更是左顾右盼起来。他压低了声音说道:“胡闹啊,要做回家做,这里真的很危险啊。”

    离夏丰满结实的身体伏在他的身体上,半埋在水中,借着水的浮力载沉载浮的完全不管不顾起来。她伸手把魏喜的裤衩拉了下来,魏喜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动作,机械式的配合着。

    矛盾不安的魏喜使劲的贴在礁石上,同时不断的扫着不远处玩耍的人群,他紧张极了,生怕被别人看穿。这种心理其实也很好理解,只不过他从未在这种环境下尝试男欢女爱的滋味,所以身体紧绷绷的。

    泳裤被甩在礁石上,离夏伸手在自己裆部摸索着。只见她一拉,浅黄色裙摆下的护裆就打开了。魏喜也不知道这种款式的泳衣为什么能在下面打开。他眼睁睁的看着,身体的接触证明了离夏肉体的赤裸,那柔软肥嫩的接触,感觉很舒服很痒痒。不光这些,离夏竟然趴了下来。

    性感的尤物压在身体上,任何一个男人也无法抗拒她的魅力。魏喜硬了,在海礁缝隙的掩盖下,魏喜的阳具被离夏抓在了手中,满盈盈清澈间,他就入了进去。

    那别样的味道,真不知如何形容。魏喜只感觉温暖一片,龟帽处滑腻腻的融入桃源里。离夏健美的双腿大开,她伏在魏喜身上,感受着幕天席海的味道,浑身颤抖着晃动着,摇曳于枝头间。

    水下,乌黑的体毛不停的晃悠着,圆楞子般的阳具穿插在离夏娇嫩的阴户里,魏喜绷紧了小腹问道:“海水里做会不会对你身体有危害啊你套上泳圈吧,千万别被发现了。”从未试过海中作业的他,心里还是有想法的。

    离夏不以为然的说道:“来也来了,做也都做了,爸,专心点。”不过她倒是听从了魏喜的吩咐,把泳圈套在了身体之上。

    这丫头的话说的,真的是不管不顾了。打消了念头,魏喜还是有些紧张,不过,随着紧张的心情,他的下体也越发粗实起来,龟帽挑着嫩户,舒爽的做了起来。

    局面打开,离夏挺直了腰身,一下一下的浮动着。毕竟是女上,动作幅度不大,也没有平时的激烈,但刺激程度绝不亚于任何一次做爱。离夏的小脸蛋红嫩嫩的泛着光彩,如果不是在这个环境里,魏喜肯定会抱起她狠狠的伐挞。

    饱满的丰胸,在泳圈的围护之下,像两个大西瓜。看的魏喜心痒难耐,他兴奋的说道:“要不是条件不允许,爸真想吃两口奶。”

    看着公爹眼中的异彩,离夏娇羞的呻吟着“恩啊。这些日子,我感觉乳房没有那么涨了,你要是真想吃,我给你奶两口。”说完,继续哼了起来。

    那小水嗓儿,在这片礁石处,随着海浪涌动着一上一下、一起一伏,根本不用担心被别人听到,公媳俩人舒缓的做着。火辣辣的太阳罩在头上,离夏到底是丢了两次身子。

    感觉到公爹异常壮大的身体,她轻轻的呼唤着公爹的名字,声音有些绵软无力“魏喜,射吧,人家满足了。”

    紧张中,那份不安躁动的刺激,给魏喜冲击不小,他实在也是忍无可忍了,低吼着,魏喜不敢再动了,就那样静静的把阳物放在离夏的体内,感受着温暖的包围和褶皱的吮吸,他毫无保留的射了进去。

    这个过程,看似做了很长时间。如果他们带着手机或者手表,打表的话,也不过就是十来分钟的样子。不是魏喜没有能力,也不是因为最近没有做爱,实在是因为太紧张太刺激的缘故。

    话虽如此,精液射出来的量却着实不少。白花花的粘稠液体随着阳具的拔出来,飘散在海水里。那是多少个子孙精华,就那样的随着波动的海水,不知飘散到了何处

    魏宗建看着父亲和妻子满面红光的从人群中走了回来,高兴的问道:“爸,怎么样不错吧。”

    魏喜从儿子怀里接过孙子,嘴里说道:“挺舒服的。”宗建又转头看向妻子。

    看着妻子焕发青春的身体,脸上被晒的有些红润,关怀道:“你看你热的,尽顾着玩了,也不怕晒晕了,咱们休息会儿,一会儿吃点饭去。”听到丈夫这么说,离夏嘻嘻的笑了起来。

    正要去帐篷里拿水的宗建忽然看到父亲后背有两处划伤,关切的问道:“咦,爸,你的后背怎么破了疼不疼啊”

    躺在另一处垫子上的离夏闻声翻身而起,而魏喜也的转过头来,冲着儿子点了点头“哦。”了一声。没等魏喜说话,离夏笑嘻嘻的抢了过来,说道:“爸肯定是躺在礁石上磨得,要不怎么会破了呢真是的,就那么不习惯不适应。”离夏一打岔,宗建总算明白过来,他转身钻进了帐篷。

    上岸时,魏喜感觉后背火辣辣的,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一方面来自于身体,另一方面来自于周围人群的眼睛。经儿子一询问,他只是冲着儿子哼了一声,算是交代。索性的是,儿子忙于拿水,并没太注意别的。

    魏喜坚持着自己先照看孩子,让儿子和儿媳去冲淋浴。他看着周围几近赤裸的男女,眼神不再和初时一般躲躲闪闪,很是欣赏着过往的男女。回想礁石一幕,可以说是他平生最大胆的一回做爱。

    绷直了双腿的他,紧紧的投入在儿媳妇的体内。那一刻,他似乎忘记了周围的环境。只身投入到大海里,既像猎捕的渔夫又像脑海的潮儿。他抓牢了儿媳妇丰腴的双腿,驾驭着这条肉欲的美人鱼。胯下的长枪钻啊钻的,仿佛要钻到女人的子宫里,那不断抽缩的阳物,心脏一样咕咚咕咚的跳着,然后,他被包围了。

    火一样的潮水席卷着他的身心,他犹如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要挣脱一般,随着浮动的身体,他脑海中轰的一下。长出一口气,他感觉飞了,在挤压中,终于飞出来了

    大山市的海产味道独特,品类繁多。鲜香爽滑中带着浓郁的海的气息。饭菜上来后,等不及的离夏深深的吸了一口,那味道真窜。她正要动筷,就感觉胃里酸溜溜的,离夏急忙偏过头“哇。”的干呕了起来。

    或许是受了凉,呕吐之余,离夏眼里噙着泪,急忙用手纸擦拭一番。没吃两口,她再次干呕了起来。一旁的宗建和魏喜很是焦急的询问着,离夏拍了拍胸脯,表示没事。只不过,这一顿饭吃的挺不踏实。期间,离夏又再次呕吐了起来。

    魏喜皱着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碍于儿子在场,他没好意思说什么。他的几次偷偷注视,还是被离夏发现了。回到住处,趁着宗建哄孩子,离夏来到魏喜房间。

    当他得知离夏的月事情况后,回想以往合房的过程,一下子就想到了老家午后的那次疯狂。那次是戴着套子的,不知是套子的质量缘故还是因为年头太久,最后居然被他捅破了。对于那天的情形,他仍然记忆犹新。

    趁着儿子昏迷般的酒醉死觉。在浴室里,他抱着儿媳妇疯狂的摆动着。儿媳的身体被他颠上颠下的,每一次快速抽插都是齐根拔起然后齐根没入,插的很深不说,套子本身又不和规模。那硕大的龟头撑的很开,在最后疯狂的大力摩擦中,他捅破了避孕套。

    一瞬间的破入,他抵达了离夏的花径口。紧小的肉穴包裹已经非常舒服无比,那高潮中的刺激和释放,让他下体清晰的感觉到儿媳妇体内的肉蕾在吮吸浇灌着他的龟帽。停不下来的节奏,他抱紧了儿媳妇的身子,喷射过程中,每一下小小的捅入,身体里也随着被抽走一部分,或许就是被抽走的精华导致了儿媳妇今日的情况。

    他呼吸急促,颤抖的问道:“孩子是我的吗”那敢情很焦急,迫切十足的想从儿媳的嘴里探知情况。

    离夏嫣然一笑,冲着魏喜说道:“看你急的,我哪里知道是你们谁的。不过呢”可爱的女人,笑的时候总是特别的迷人。

    这个表情,魏喜不知道看了多少回了,他也体验了无数次这样的好处。他痴迷的看了一阵,焦急的问道:“别逗爸了,快说啊。”

    收敛了笑容之后,离夏稍显平静的说道:“你的几率大一些吧。毕竟,当时建建喝多了,你又是那样对我。”

    听到儿媳妇这样一说,魏喜欣喜异常的问道:“真的吗”转而魏喜又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声“哎真不知该如何说。哎你,你心里怎么想的”离夏拉着魏喜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问我怎么想的我无所谓,你心里什么想法。”

    魏喜低下头,沉默了起来,脑海中不断思考着问题。魏喜神色黯然,伸手捂着口鼻摩挲着,嘴里不时吐着长气,最后咬着牙说道:“爸对不起你,对不你啊。”说着说着,竟然哭了。

    坚强的公爹,这个样子,离夏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知道公爹心里想的是什么,也知道公爹所作出的决定多么沉重。她不在乎肚中是否真的孕育了孩子,也不在乎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看到公爹流下的泪水,离夏心里一酸,眼角也湿润了起来。

    离夏安抚着公爹,抓起了那握着的粗大手臂,把手背放到了自己的脸上,让他感受自己的心情。默默的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知道你的,我知道你的心。”

    魏喜抽搭着,抬眼看了一眼离夏。手指温柔的替她抹着眼角的泪水,艰难的问着“建建知道吗”

    离夏摇了摇头,那两只杏核大眼眨巴着,安慰道:“你别想那么多了,回头我叫他买试纸查查,你也不用自责,我不怪你。”宗建风风火火的拿着检测怀孕的试纸回来,交给妻子。经过确认,上面显示的结果就是怀孕了。没成想这次出游,伴随这样的一个结果。

    一番考虑之后,宗建把想法告诉了妻子。毕竟此处人生地不熟,他准备带着妻子回家彻底检查一番。

    对于怀孕,离夏看的没有那么重。不过,看到丈夫和公爹很在乎自己的样子,她只能打消了念头,提前结束了这次黄金周的旅行。

    很多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提前结束旅行,回家的途中,魏喜沉默不语,哄着孙子时也是强颜欢笑。宗建看到父亲脸色有些不好,他知道父亲担心离夏的身体。默默行驶中,他心里不断自责着自己的行事鲁莽,让老父亲平白又操起心来。另一方面,又深深感怀父亲,那爱虽没说出口,可心里装着的却很深。

    二十六、闹海在线阅读  shu54328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