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0章  梅花令



    妇人吓得不敢说话了,一个劲儿的用胳膊肘拐男人。



    男人看了上官若仙一眼,对上她帕子掩饰下狠毒的眼神,眼神闪烁的道:“是、是我自己要来讨公道的!”



    妇人也附和道:“就是,凭什么你伤了我男人!就看我们小老百姓好欺负吗?”



    “我说了,只有一次机会!”话音未落,上官若离一挥手,一道黑光闪过,男人的半边脖子已经被割断,垂了下来,血流如注。



    “啊!啊!”众人惊悚尖叫。



    上官若仙也面如土色,惶恐的道:“姐姐,你怎么可以当街杀人?他们会去报官的?我们镇国大将军府的名声何在?”



    那妇人吓傻了,机械的喃喃道:“报官、报官!”



    “报官?光报官哪里够?”上官若离用帕子慢条斯理的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将沾着血迹的帕子扔到地上。



    “这匕首是宣王赐给我的,我被人欺负他会心疼!”上官若离一本正经的说胡话,对秋菊道:“去请王爷来处理此事,咱们直接闹到宫里去,到时候有人的狐狸尾巴就藏不住了!”



    “不要!”那妇人一听这话吓得磕头如捣蒜,“我说,我说,是有人给了我们钱让我们来闹的!”



    上官若离冷哼:“我刚才说了,只有一次机会,现在才想说,晚了!”



    秋菊道:“奴婢先把大小姐送回梅香园再去禀报宣王殿下。”



    上官若仙忙拦住她阻止道:“姐姐!这事还是不宜惊动宣王,毕竟关乎到您的名誉!”



    上官若离嘲讽道:“正因为关系到我的名誉,才要请宣王来处理,毕竟夫妻一体,我的名誉就是他的名誉!”



    说着直接朝拦住路的上官若仙撞过去,上官若仙明明可以躲开,却偏偏不动,被她撞了趔趄。



    上官若仙禁咬下唇,做出受了天大委屈被上官若离欺负了的样子。却没感觉到,上官若离将一把药粉,不着痕迹的洒到了她的身上。



    上官若离冷冷道:“我瞎你也瞎啊?好狗不挡道不知道吗?”



    说完扶着秋菊,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上官若仙气的俏脸狰狞,对身边的丫鬟道:“让刘队长把那女人带进府,等候处置!”



    那闹事的妇人一听,吓得爬起来就跑,连自己男人的尸体也不要了。



    慌不择路的跑进一个胡同,只听背后嗖的一声,不知从哪里射来的冷箭,直中她的后心。



    上官若离刚回到梅香园,上官若仙的丫鬟就来了,说:“闹事的女人逃走了,二小姐会请太子来调查此时,大小姐就不要操心了。””



    上官若离也没真想让秋菊去请东溟子煜,因为她几乎确定东溟子煜那样高傲不可一世的人,不会管她的破事儿。



    秋菊不安的道:“恐怕那女人凶多吉少了。”



    上官若离不置可否,道:“肖云箐她们肯定会把你叫去问我今天的情况,你把千年玄铁和三生草的事都略去,其他照实说就是。”



    “是!”秋菊答应着,给她卸去头上的首饰。



    上官若离问道:“我长的怎么样?好看吗?”



    从来到这里还没照过镜子,真心是觉得还不认识自己似的。



    秋菊拿起梳子给她梳理长长的秀发,赞道:“大小姐何止是好看,是太美了,若是说倾城倾国一点都不为过。”



    秋菊眼中闪过惋惜,若不是瞎子就好了。



    有粗使丫鬟在门外道:“大小姐,夫人遣人来叫秋菊姐姐去问话,说是了解一下昨晚春桃的事。”



    秋菊道:“我马上去!”



    秋菊将上官若离扶到床上休息,道:“奴婢知道该说什么。”



    上官若离冷冷一笑,道:“我相信你,因为春桃说不定已经因偷人被抓,羞愧自杀了。”



    以肖云箐的手段和心智,也就会杀人灭口。



    秋菊神色凝重,转身离去。



    上官若离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脑海里浮现出那小乞丐唱的歌儿:“这边九、那边九,长长又九九……”



    这是奶娘花嬷嬷自小就经常唱给原主听的歌,后来有了烟翠,花嬷嬷更是经常带着她们一边做游戏一边唱这歌谣。



    烟翠?那个小乞丐是烟翠!



    肖云箐说烟翠跟人私奔了,看来其中定有蹊跷。



    上官若离从床上下来,闭着眼睛,循着记忆力花嬷嬷和她一起做游戏的情景慢慢的挪动脚步。



    脚步似乎踢到什么东西,睁开眼睛一看,是靠北墙放着的一个长桌,上面摆着桌屏和花瓶等摆件儿。



    上官若离把长桌挪开,站在墙边看了一会儿,闭上眼睛从下往上数了九块砖,然后从左往右数了九块砖。



    睁开眼睛,看那砖和周围的砖一模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



    敲了敲,里面似乎是空的。



    上官若离忙掏出匕首,将砖缝里的灰土挖去,将砖起了出来,露出一个紫檀木小盒子。



    上官若离将盒子拿出来,将砖放回去,把长桌挪回去,然后才观察那小盒子。



    盒子打不开,锁是暗锁,根本找不到锁孔。



    不过作为专业特工,开锁技能是必不可少的,这还难不倒她,不过是多费些功夫而已。



    研究了一会儿,上官若离就找到了锁孔,从首饰上拆下一根银丝,鼓捣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听到“咔哒”一声,锁打开了。



    用一根线拴住盒盖,将盒子放到衣柜里,关上衣柜的们,一拽那根线。



    只听一阵“嗖嗖、叮叮”的声音从衣柜内传来。



    果然有暗器!



    等里面没有了动静,上官若离将盒子拿出来,看到盒子里有一个玉佩大小的圆形玉牌。



    玉牌为白色,一面有一抹红色,俏色雕刻成一支梅花。另一面是一个撰写成梅花形状的“令”字,令字周围是复杂美丽的花纹。



    上官若离拿着令牌反复查看,不屑:“这么个玩意儿,仿造一块不就是了,肖云箐用的着处心积虑找十五年吗?”



    这要是搁在现代,成批的仿品都出来了,仿的比真的都更像真的。



    将玉佩收入荷包里,敲了敲盒子,果然还有夹层。



    打开夹层的机关,发现里面是一个信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