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 第295章 这个小没良心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95章这个小没良心的



    此时,东溟子煜已经出了京城二百里。



    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他挑起车帘回望,看了一眼京城的方向,这个时间上官若离已经醒了吧?



    所以,是他在骂自己吗?



    东溟子煜的动作被莫问看在眼里,心中叹息,没想到自家主子也有这般不舍的时候。



    他还以为,自家王爷这大冰山一样冰冷的性子,这一生都体会不到男欢女爱、离愁别绪呢。



    东溟子煜放下车帘,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莫问嘻嘻一笑,道:“王爷放心,王妃定每天想念您,盼着您归来!”



    东溟子煜没有瞪他,唇角微微上弯。虽然弯的不明显,但一直贴身伺候的莫问还是看出王爷很赞许他的说法。



    莫问见王爷心情好,话也多起来,“王爷,咱们这样大张旗鼓的走,是不是太招摇了?”



    “嗯,”东溟子煜淡淡的嗯了一声。



    莫问眼睛一亮,“王爷的意思是,王爷有安排了?”



    他就知道,王爷不会这么蠢,让自己当成活靶子。



    “现在刚出京城,他们不便动手。”东溟子煜侧躺到豪华的大马车里,拿过一本书看着。



    唉!好久没时间看避火图以外的书了,还真是有点不适应呢。



    莫问了解自家主子惜字如金的性子,虽然自从王妃过门后,情况好了很多,但对他们这些下人还是不会多说。



    于是,莫问也不多问,他相信自家主子的能力。



    ……



    上官若离伤感了一会儿,就释然了。



    她不是林黛玉,是心志坚定的上官若离,没有以泪洗面、伤春悲秋的情怀。



    让追风拿了望远镜的图纸,让府里的匠人去做。



    这个时代勋贵人家,有自己的工坊:洗衣、针线、木工、铁匠、珍宝首饰等。



    宣王府自然也有,虽然人员没有其他勋贵人家过,但每一个匠人都是有本事的。



    上官若离吩咐道:“让他们尽快,这东西很重要。增加工钱也不成问题,若是成功,还有重赏,若是成功,先给王爷送去一个。”



    追风看了一下图纸,见不是很复杂,就道:“王妃放心,属下会督促他们的。”



    上官若离点头,“做好后先让我验过,我会写个使用方法,一并派人送去。”



    好吧,她承认,她想写信给东溟子煜。



    “是!”追风答应,拿着图纸飞身而去。



    作为上官若离的贴身暗卫,他知道她的手段和智慧,对她的话深信不疑,这东西对王爷肯定很重要,所以,片刻也不敢耽误。



    上官若离开始为自己离开京城做准备,虽然她在禁足,但有些事不得不防备。



    最头疼的是,身边都是东溟子煜的人,别说离开,即便是放个屁都瞒不住。



    这可要怎么办啊怎么办?



    东溟子煜的手下的行动力不是盖得,仅用了两天,第一个望远镜就做成了。



    虽然是单筒的,但效果是杠杠的。



    上官若离对工匠坊的人大加赞赏,给了丰厚的赏赐。立刻写了一封情谊绵绵的信,附带着望远镜,让追风找暗卫给东溟子煜送去。



    追风刚把东西拿走,飘柔走了进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了?”上官若离看她气鼓鼓的样子,有些诧异。



    飘柔一向还算机灵稳重,很少情绪这么外露。



    飘柔愤愤的道:“王妃,今天得到消息,长公主被幽禁在宗人府大牢,说是疯了,吃饱了没事,就是天天咒骂镇国大将军、夫人和王妃您,语言不堪入耳。”



    “疯了?呵呵!”上官若离才不信这母狗真疯了,疯了还知道骂人?



    被禁足的日子也太无聊了,看样子有必要去宗人府大牢走一趟。



    骂她无所谓,但不能骂上官天啸和肖云萝!



    晚上,上官若离没有瞒着追风和逐月,而是直接带着他们和几个暗卫,夜访宗人府大牢。



    宗人府的大牢不同于天牢,犯人很少,关押的是一些犯了大罪的皇族人员。



    进去就是终身监禁,几乎没有出来的。



    最近几年也没有怕劫狱的皇族关进去,所以,防卫并不是很严密。



    上官若离很容易就进了宗人府的大牢,还以为看到的是阴暗潮湿、臭味难闻的牢房,谁知大大出乎上官若离的意料。



    宗人府的牢房与普通的牢房不同,里面很干净,除了房门和窗户上镶着铁栅栏,与普通的房间没什么不同。



    房间里一应家具俱全,都很上档次,也很宽敞明亮。



    房间很多,不过不愁找不到长公主的房间,因为一进门就听到了长公主疯狂的叫骂声。



    “是上官若离害本宫的!一定是她!”



    “这个婊子养的杂种,下作无耻的野种!”



    “肖云萝生出了杂碎能是什么好东西,贱货、&%$#……”



    那话简直不堪入耳,即便是乡民野妇也骂不出那么难听的话,难为她一个长公主是怎么想出来的。



    上官若离在门上用以送饭的窗口往里一看,长公主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边吃水果边叫骂。



    还特么的挺自在!



    不过她已经不复原来的风采,头发已经被烧光,脸上也涂着药膏,翘着的那条腿上没有了脚,裹着厚厚的纱布。



    不得不说,这货命真大,被炸成这德性了都没死,还有这么大精神头子骂人。



    长公主将苹果核往地上一扔,大叫道:“来人!本宫要见皇上!这个小没良心的!敢关本宫,忘了本宫当年为他做了什么了?”



    “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说的那些甜言蜜语都忘了,还一国之君呢?说话还不如放屁……”



    上官若离摸出一个飞镖,从窗口里瞄准。



    内力聚集在手上,刚要送长公主上西天,就听牢门外传来纷杂的脚步声。



    这个时候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上官若离四处看了看,摸出一根银丝在隔壁的门锁上捅了捅,然后躲了进去。



    来人数量不少,都穿着太监的服侍,为首的是郑公公。



    看守将长公主房间的锁打开,“长公主,郑公公来看您了。”



    长公主从床上坐直了身子,看到门口的郑公公,尖厉的声音传来,“你这个阉人来作甚?皇上呢?皇上怎么不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