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知心电话公司。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怎么可能,真是太天方夜谭了。”

    “是啊,谁说不是……谁说不是天方夜谭呢……”

    “天呀……这么离奇的故事这世上居然真的有……”

    娜娜姐懒洋洋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她是三个月前重新回到这个地方的,而眼前这个满脸雀斑、个子小小的十七岁丫头,是新来的十二号洽谈员。

    “那么……那个姐姐……真的……死了吗……?”雀斑少女着急地盯着娜娜姐的脸,双手使劲搓着手臂上迸起的鸡皮疙瘩。

    “这个……重要吗?”

    娜娜姐无所谓地摆弄了几下眼前歪歪斜斜放着的电话,接着拿起桌上的香烟叼在嘴里。

    “可是,你只是讲到她走进了海里,然后就没有交待了啊……后来呢,那对兄弟后来怎么样……他们有没有跟着那女孩一起去死……还有那个哥哥,他最后究竟恢复记忆没有……”

    “那女孩真是个傻瓜。”

    “……嗯……?”

    “怎么想都绝对是她傻得可以,明明是比谁都要脆弱的家伙,却硬着脖子逞强到最后,最可笑的是她居然还坚定地认为我们谁都不知道……”娜娜姐低沉着嗓音,不停说着。

    “……”

    雀斑少女呆呆地盯着眼前的娜娜姐,连连点头,同时习惯性地看向桌上的时钟。

    “其实不是这样的……那个傻瓜丫头其实什么都知道……那么硬撑着,不停给自己打气,其实真的怪可怜的……虽然我们没有一个人说出口……”

    “……”

    “可是我,还有那些家伙,我们心里都很明白,谁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虚弱、被命运遗弃的天煞孤星……”

    为了转换转换气氛,娜娜姐连吐了两只烟圈,轻轻敲了敲雀斑少女的脑袋……小丫头一边嘻嘻哈哈地飞快闪躲着,一边迅速地抹了抹眼边的泪水……

    “等等……今天……是几号……”娜娜姐突然停下了玩笑,下巴搁在桌子上,入神地想着什么。

    “姐姐,最后一个问题……”

    “……说吧……”

    “那两个男孩现在怎么样……?”

    “……”

    “他们生活得……好吗……还是……像那个死去的姐姐一样……非常非常悲伤,非常非常难受,非常非常孤独……”

    “嗯…………”

    “可能……那个失去记忆的男孩……最后还是得不到幸福……”

    “这个嘛……我没有和他们联系过……所以无从得到他们那边的消息……更何况我连那个叫世珍的丫头见到没见过……”

    “他一定一定很难受……那个姐姐留下了那样一封撕裂人心的遗书……他怎么还能好生生地幸福生活着呢……”雀斑少女惋惜地连连摇头,黑暗的阴影整个笼罩在脸上,视线又投注在桌子的时钟上。

    “提前下班就好了,反正也没有一个电……”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这时,只剩下两个女人的五坪电话室内……十二号电话机的电话铃声突然喧嚣地尖叫了起来……

    娜娜姐顿时整张脸都僵硬成了大理石……呆呆地看着十二号电话机。

    “热线电话来了啊……你怎么了,姐姐?”

    “不要接,这个……”

    “什么……?”

    “……不要接…………”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娜娜姐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喘匀,尖锐刺耳的铃声划过长空,企图扼杀掉妨碍它的声音。

    “怎么可以不接……现在分明是上班时间啊……”

    “…………”

    “您好,十二号电话洽谈员为您服务。”

    接下来……雀斑少女明朗清澈的少女声音通过老旧的电话传到了另一端……

    *pm5:00

    “…………”

    “您好,请讲话,这是十二号电话洽谈员为您服务……”

    “…………”

    “喂……?”雀斑少女的耳边明明传来阵阵急促的喘息声……是一个疲惫男人的喘息声……

    “挂掉……”

    “…………”

    “我说挂掉……!!!”

    娜娜姐……不知何时已紧紧贴到雀斑少女身边的娜娜姐……铁青着一张脸,狂暴不已地冲着少女大吼道……

    “可是那个男人哭了啊!!!!”

    同情心丰富的雀斑少女,何况又正值十七岁多愁善感的年纪,不仅没有放下,反而把听筒在耳边贴得更紧了……屏息等待着那男人的下一句话……

    “…………”

    可是,那头的男人依旧一句话都没有……仿佛只要能听到这位少女活着说话的声音就比什么都好……耳边只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抽泣哽咽声。

    “那个……喂……喂……”

    “您……请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死…………了………………死了…………”

    男人……断断续续……断断续续……终于……在少女耳边……道出了一句冰封四季的话……一直贴在一旁听着的娜娜姐,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什么……?您说死了……谁……是谁死了……!!!”

    “说好……我们三个人……一起逃走的……说好……我们三个人……一起逃走的…………”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嗯?!!!您说的逃走是怎么回事!喂?!!!?!”

    雀斑少女的脸渐渐僵硬……可那男人的声音却突然消遁……只剩下细细的哭声……

    “挂掉!!!!”

    几乎是同时……传来娜娜姐到达极限的悲呼……

    “可是那个人在哭呀姐姐!!我怎么能就这么挂了呢!!”

    “我知道,那个还没有全部完成…………”耳边忽地又传来男人夹着哭腔的声音。

    “啊,喂?!对不起!!和我一起工作的姐姐要我挂掉电话!!!”

    “那首歌还没有完成……最后一部分歌词还没有填上去,所以是没完成……”

    “嗯……?”

    “最后一部分……最后的一部分……还不知道……”

    “你说最后的一部分……”雀斑少女微微露出一丝害怕的表情……不过她依然千辛万苦地躲着娜娜姐简直无处不至的魔指……吃力地接着问道……为着那不明其意,却引起她强烈好奇心的话……

    “我垂下头,轻声哭泣中,你又重新回到我身边,那窒息的箱子,终于被彻底打碎……我熟睡时,你告诉我说你会带我走……”

    “…………”

    “我们歌颂着爱情,我们呼唤着爱情,永远不要忘记……请用孤独的泪水记忆……”

    就在男人轻轻哼唱着一句句动人的歌词的时候……娜娜姐猛然扯过电话机啪的一下扔了出去……同时牢牢把雀斑少女搂到怀里……

    “我让你不要接……不要接……我明明已经警告过你……”

    可怜的雀斑少女几乎吓破了胆,娜娜姐……缓缓摸过她的头发……眼睛盯着地上的电话机……破旧的电话机默默地躺在地上……可歌声依然奇迹般地从里面淌出……

    “请用孤独的泪水记忆……一个人的情歌……”

    歌声中夹着杂音……可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娜娜姐小心地弯下腰,把听筒拿在手里……为了最后以绝后患……

    “一个人的复仇………………”

    “不要再唱了……”

    “孤单单………………孤单单………………”

    绰绰约约,似有若无……蚊蝇般的歌声轻轻回荡在娜娜姐的耳朵里……那个男人只是在努力完成歌词的最后一部分。

    娜娜姐的愤怒终于大爆发了……她干脆拿起听筒,——

    “算我求你了行不行,不要再唱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求你了,求你了,放过那个可怜的孩子吧,不要再拿她开玩笑了!!!”

    “好久不见了……”

    “…………”

    瞬时间,仿佛奇迹般的……娜娜姐脸上火星四溅的愤怒消失了,那些狂喊,那些怨恨,像假的一样……取而代之的是一行行眼泪……

    “你…………”

    “因为我爱她……所以……”

    “……你…………”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姐姐,你怎么了!!!”

    “………………”

    “姐姐!!娜娜姐,你这是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

    “五点……五点……”

    “姐姐……”

    “他记起那首歌了……他记起那首歌的全部了……”

    “姐姐!!!”

    “又……开始了……”

    “什么……你说什么又开始了……!!!”

    “该死的命运……”

    “…………”

    “这是……这是那个家伙做的,最后的……选择……吗……”

    “姐姐你究竟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最后的……歌词……”

    “嘟……嘟……嘟……嘟……”

    听筒啪的一声掉到地上,垂死挣扎地发出最后声音……它在哀悼自己可怜的命运吗……雀斑少女拼了命地往娜娜姐怀里钻……

    娜娜姐,小声地,小声地,几乎是在心中轻哼着那首女孩的命运之歌……虽然还在心中怨着那个人……怪着那个人……可是那首女孩的命运之歌……不终于还是在他口中完美地完成了……娜娜哼着,小声地哼着……

    “我们歌颂着爱情,我们呼唤着爱情,

    永远不要忘记……

    请用孤独的泪水记忆……

    一个人的情歌…………

    一个人的复仇………………”

    “姐姐……娜娜姐……”

    “孤单单………………

    孤单单………………

    孤单单………………

    …………”

    “娜娜姐!!!你不要吓我啊!!!娜娜姐!!!娜娜姐!!!你打起精神来啊!!!”

    “我总有这样的感觉,我们三个,好像困在同一个小小的箱子里……然后就有一个人,不住地在摇那个箱子,要我们痛苦,要我们出来……他说,你们三个是注定不可以在一起的……他要我们分开……分开……”

    “……”

    “逃走吧……我们三个一起,逃到一个很远很远,谁也不认识我们,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我们好好地藏起来,不被打搅……不会受到伤害……我们三个人……就这么笑着……我们三个人……就这么幸福地生活着……就这么一次,就这么一次幸福地生活着……!”

    “逃到哪里……非洲……火星……还是彩虹童话世界……”

    “一个没有背叛……没有伤害……没有人会欺负我们的地方……”

    “……会有那样的地方吗……”

    “即使没有,我也会创造给你的!听着!我们一定会赢!!你们给我听好了!!!坏蛋们!!!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不错!!!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我们一定会赢!!!来啊,韩雪,你也一齐喊!”

    “……”

    “快啊!”

    “……”

    “平时不就属你嗓门大吗?现在怎么没声儿了?快喊啊,对着大海,说我们一定会赢……!!!!!”

    “我们一定会赢……”

    “大声点行不行!!这么小声!谁听得见?!你赖死赖活才把我们都拖到济州岛来,只能发出这么点有气无力地猫哼吗!!!!”

    “我们一定会赢……!!!”

    “什么呀……再这样就没意思了啊韩雪……”

    “我们一定会赢!!!!”

    局外人——

    仿佛是在嘲笑那往日遥远的可怜决心似的,

    六个月前的仁川海边,3月9号am5:12,

    残酷的战争,一战皆败。

    …………

    “诶,你知道吗……?听说这户人家曾经领养过一个女儿,有首歌的最后部分她没完成就死了,你知道吗……?”

    “这个啊……我倒是不知道……我讨厌这种事情……听着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唉,不管怎么说,孩子们最可怜……年纪轻轻就这么死了……”

    “哎哟哟……可惜了这么幢大房子,平昌洞最大的房子就这样失去它的主人了……可是,我怎么听说……那主人的儿子还独自住在这里面……?对了,还有种说法,说这房子已经被卖掉了,里面什么都没有,那儿子只是偶尔进去坐坐……”

    “可是,你真的不好奇最后那一部分歌词……?听说那个活着的儿子最后终于完成了这首歌……听说这最后一部分的歌词隐含着真实的结局……”

    “被你这么一说,我有点好奇了。究竟是什么……?还有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你是从哪儿听来的?”

    “我当然知道,我们家的孩子每天唱那个唱得欢着呢。”

    “是什么是什么……”

    “这个嘛……是怎么唱来着……”

    “哎哟急死人了,你就别卖关子了,赶快说给我听听吧!!!”

    “…………”

    静静的羊肠路上满是你留下的回忆,

    在这条路上,一只小青蛙曾经安慰悲伤的我。?

    我垂下头,轻声哭泣中,

    你又重新回到我身边,

    那窒息的箱子,终于被彻底打碎。?

    我熟睡时,你告诉我说你会带我走。

    我们歌颂着爱情,我们呼唤着爱情,

    永远不要忘记……

    请用孤独的泪水记忆……

    一个人的情歌…………

    一个人的复仇………………

    孤单单………………

    孤单单………………

    …………

    接下来……

    确切地说,是在她离开六个月又零三天之后,

    平昌洞空荡荡静悄悄的鬼屋里突然传出一个男人的歌声……

    “请追随着……追随着……

    ……我的死亡…………”

    我们等待着那个男人的最后歌词,

    那个对女孩不能忘怀的男人的最后歌词……

    从初始就被决定的宿命……

    丝茧束身,仍挣扎到最后的局外人……

    金石恒心,仍奋力拼搏的局外人……

    gameover!

    “因为我爱她……

    所以………………”

    goodbyeoutsider

    —theend—记住永久地址:,方便下次阅读!</p>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