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李克农年纪约三十多岁,中等个,穿着军装,有些旧,但很干净整洁,显得俭朴。眼神很平和,但睁开眼睛打量岳华的哪一刻,显得很锐利,之后又回归平淡。这是在老毛的书房,也是会客室。邓子恢站了起来将位子让给岳华,但被岳华制止了,岳华找了条小凳子坐到老毛的身边,拿出香烟,每个人都分一支,同时帮老毛点上,然后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老毛,到底有什么大事呀,怎么传得那么急,还八百里传讯呢。呵呵,呵呵。”岳华说着就笑起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笑的,只是他看到李克农等人都很拘谨和严肃的样子,觉得没有必要嘛。

    他以为别人都能像他一样,把老毛这里当家了,在毛面前也能大大咧咧的样子?其实不是,老毛虽然现在有些靠边站,但他在党内的地位摆着呢,而且天生的有些不怒自威。即使是博古等人,在毛面前时也是恭敬得很,背后则是另说了。贺子珍端着一杯刚刚沏好的茶水,放在岳华的面前。“岳华你从哪里赶来的,急匆匆的,不会是跑到哪里偷鸡摸狗去了吧。”贺子珍戏谑道,她把岳华伟大的打土豪事业当成偷鸡摸狗看待了,其实,岳华通常都是明着干来着,有些冤枉岳华了。

    她和老毛都觉得岳华特别有趣,也很想开他的玩笑。其实她和老毛都很喜欢岳华来家里,除了因为是岳华敢来之外,还喜欢听他的笑声,这种笑声是很有感染力的。岳华的笑声也冲淡了他们目前困境中阴暗的愁绪。“大姐,你把*和老彭当成是鸡和狗啊,这是你们说的哦,不许抵赖。呵呵,呵呵”这是岳华的反击。斗口,岳华好像还没有输给过谁吧。“外屋的两麻袋东西是谁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贺子珍在装腔作势。“*和老彭送的,我给你一袋,求求你不要告发我,好不好啊。

    如果你敢告发我,我就说东西是你的,不管怎么说,这东西进了你家的门,但没有进我家的门,对不对。”两人也不管老毛他们在讨论什么重要事情,当着他们的面,就斗起口来。岳华用的一招就是胡搅蛮缠。老毛他们也停止了说话,几个人专心的看着岳华和贺子珍在斗口。岳华看到子珍大姐受窘,“呵呵,呵呵。”的开心大笑。“现在能了吧,都有人送礼了,了不起了。”贺子珍声音低了下去,想收摊了,因为老毛他们要研究大事呢。但是岳华看来还不想收啊。“大姐,我苦啊,知道苏区最大的两个吸血鬼是谁吗?”岳华问道。

    “是老彭和*?”贺子珍顺着刚刚岳华的话题,顺口就说了出来,话音刚落,看到岳华的神色,马上就觉得上了岳华的大当。看到贺子珍要发飙,岳华要出口的话,活生生的吞了下去,两只手已经举过头顶,“投降,投降。”这个动作滑稽无比,让边上看的几人大笑不已。“快说说,受了什么委屈,说出来大姐帮你做主。”贺子珍的好奇心给岳华调到天上去了。“他们吃我的肉,喝我的血,还要将我的骨头磨成粉,一个字,吃骨头,不吐骨头皮。呵呵,呵呵。”岳华有些说不下去了,主要是不敢说了。

    “快说说,他们两个是怎么样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了?我都很好奇啊。”老毛说道。“快说!”贺子珍举起了粉拳,挥舞着。“你们夫妇不要把我逼上梁山啊,我是好人,好,我说,我说。”岳华又是一个投降状。“他们弄了两袋东西给我,却要我帮他们弄几千,几万袋东西给他们,你说,这生意做得,真是亏到家了。”岳华耸了耸肩,摊了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你就能者多劳吧,帮帮他们,这也是积善德呀。我们这里也有一个很大的麻烦等着你来帮忙呢。

    ”老毛说道。贺子珍也笑着走了出去,她知道老毛他们要研究大事了。“什么事?你说,只要能做的,义不容辞。就是不要将我拆了就行。”岳华拍了拍胸脯。“你坐下,我们慢慢说,一两句话是说不清楚的。”老毛将站着的岳华拉了坐回到座位之上。“泽民,你先将我们的主要经济情况给岳华同志说一说,简单些。”老毛说道。“由于我们一直处于敌人的包围和清剿之中,苏区范围时大时小,很不稳定。到目前,中央苏区有三十来县,是历史上最大,也是最稳定的。

    革命形势确实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红军规模也急剧扩大,吃饭的人也多了很多。

    由于前几年我们的作战基本上都是流动性作战,没有稳固的根据地,而井冈山时期,因为山上过于贫困,很难找到财源和支撑红军的发展壮大。直到我们创建了以瑞金为中心的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之后,我们才开始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家。也才开始了我们苏区经济的创立和发展。我们军队的给养一直是靠着打土豪过日子的,这点岳华同志是最清楚了,主力一三军团的大部分给养都是岳华同志弄来的。

    但是这种靠天吃饭的日子随着红军队伍的不断扩大和根据地军民的急剧增加,已经很难适应了,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土豪都被岳华同志扫干净了,这样一来,红军的吃饭问题就变成了大问题了。

    一三军团有岳华这个大老板当后台,其他人怎么办?故而,从这时开始,我们就搞了自己的公有企业,开起矿山,做起生意。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岳华同志都清楚。我想说的是,我们最大的财源就是开采钨矿和收购钨砂的生意,每年我们可以赚一百多万块大洋。去年,我们又将赚来的钱的大部分投入到钨矿的扩大生产和收购钨砂上,同时做起了边境贸易。

    我们自己的矿每个月的生产规模可以达到将近300吨。上个月,岳华同志帮着弄了两条选矿洗钨砂的生产机器,效果真是太好了,我们估计每个月我们可以出400至500吨钨砂,品质还更好。

    现在的主要问题还是开采不足,而选矿和洗砂还有不少的余力呢。总之,我们苏区和红军的主要财源就在这个钨砂之上,如果钨砂生产和贸易没有出问题,我们苏区和红军的后勤就有了财力的保障,否则,下个月的吃饭就有可能出大问题。可是,现在我们的财源要出问题了。

    ”毛泽民从盘古说起,岳华听着有些不耐烦了。“泽民同志,你说的那些我都清楚,开玩笑,苏区比我更清楚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岳华转过头去和老毛说,“老毛,不是我自吹,真实情况确实如此。

    泽民说了半天说不到重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泽民同志,你口袋里有几个大洋,我比你还清楚,信不?”岳华有些发急。开玩笑,八百里传讯,肯定不是来听泽民这些不痛不痒的话。“好,好。你别急,等下让克农同志给你详细说说。泽民,听见没有,你口袋里有几个大洋岳华都清清楚楚的,呵呵。

    我们的岳华同志是上马能打仗,而且还是打大仗,下马能管家,而且是管大家。干什么事情都笑呵呵的,举重若轻,是个大实干家。”老毛轻轻的拍了一下岳华。“老毛,你说我好话,是不是后面要说的事情很难呀?”岳华问道。

    要老毛表扬人,这可是不容易的事情呀,岳华觉得有些反常。“这是两码事。表扬你是一回事,事情的严重性又是一回事。两种事情都是真的。下面我们认真听克农同志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搞到的军事情报。”老毛呵呵的笑道。克农和岳华的情形差不多,也是久仰大名,毕竟都是搞情报工作的嘛,虽早有耳闻说岳华是苏区的第一美男子,但今天初次见到还是大吃一惊,岳华居然是这么俊秀儒雅的一个人,让他很难联想到这人居然是心黑手辣的情报头头。

    当然如果岳华不是很有手段,心黑手辣之辈,也别想在这个比正面战场还凶险万分的情报战线生存下来。

    有的时候为了达到目的,有的时候为了自身的安全,仅仅是怀疑就可能痛下杀手,这其实也是情报战线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是大家都是只做不说罢了。岳华的凶名在外,这就不说了,苏区内知道的人不多,但是逃不过特科的眼睛。李克农没有想到岳华的打土豪生意会做到如此规模,不得不感叹,后生可畏啊。特科也感觉到岳华私下做了很多事情,但看到他将各种物资源源不断的运到苏区,而这些物资很大的一部分又补给到了一、三军团。

    故而,特科就没有对岳华的所作所为再做调查,而且李克农也有感觉,真要调查,也调查不出什么,他发现,岳华的人都很老练。

    他只知道岳华有一个红鼠,一个很大的谍报组织。他们藏得很深。背后也有一些小的合作,也得过红鼠的帮助。他知道,岳华的地下渠道,将是红色中华最大的隐蔽战线。而最大的头子就是这个笑嘻嘻的年轻人。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就这么一个俊秀的年轻人,居然被自己人也称之为“笑面阎罗”。阎罗虽然在地下称王,但也是一个王呀,岳华能够被称为阎罗王,可见其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